写简历找工作 发职位招人才
中国博士人才网 > 新闻资讯 > 高层动态 >

欧阳自远:把地质做到太阳系天体上去

日期:2021-10-25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

近期,中国科学家以嫦娥五号月球样品为研究对象的5篇学术成果在国内外顶级科学杂志《自然》《科学》和《国家科学评论》发表,他们的研究表明,月球在大约20亿年前仍存在岩浆活动,为完善月球演化历史提供了关键性科学证据,进一步深化了人类对这个“近邻”的认识。

嫦娥五号月球取样返回是中国月球探测工程即“嫦娥工程”的收官杰作,标志着无人月球探测阶段的“绕”“落”“回”三步走探月目标任务圆满完成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系统论证月球探测的科学目标,到2004年嫦娥工程立项,到2007年嫦娥一号探测卫星奔月,再到2020年嫦娥五号实现月球采样返回,中国探月工程每一步都浸渍着无数科学家的心血,凝聚着他们的智慧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,作为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,他带领科学团队夙兴夜寐、风雨兼程,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,夺得一场又一场胜利,终于把古老东方的“嫦娥奔月”传说和梦想变为现实,他也赢得了“嫦娥之父”的美誉。

响应召唤

加入为国找矿行列

“年轻的学子们,你们要去唤醒沉睡的高山,让它们献出无尽的宝藏。”对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广播里经常播放的这句话,欧阳自远至今记忆犹新。他告诉我们,彼时正是被这句饱含期待的召唤深深地触动,他下决心响应祖国的号召,学地质,攀登山岭,为国找矿。

1952年,欧阳自远如愿考入北京地质学院勘探系。经过4年努力学习,他以优异成绩毕业,之后被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录取为矿床学副博士研究生,研究长江中下游铁矿与铜矿的成因与找矿方向。从1957年开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,欧阳自远每天天未亮就带上一壶水、两个馒头,背着地质背包,下到坑道里观察矿脉,描述岩层,采集样品。“工作虽然非常艰苦,但我那时乐在其中,因为是在为国家把那些矿产搞清楚。”欧阳自远回忆说。

研究陨石

准备迎接空间时代

“我本来是搞地质的,后来做到天上去了,转到月球探测。” 欧阳自远这样来概括自己职业生涯中由“地”向“天”的巨大转变。对此,他解释说,这源于自己对科技发展方向的认知和判断。1957年,苏联成功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,给欧阳自远极大震动。他意识到,借助在太空高速运转的卫星,地质勘探效率将大大提高。更为重要的是,他敏锐地预见到,人类将迈入空间时代,坚信中国将会拥有自己的卫星并将成为空间时代的重要参与者。

欧阳自远决心为开启中国的空间时代作出自己的贡献。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他通过系统分析研究美苏探测月球的计划、方案、目标、实施步骤和探测成果,紧密结合中国实际,思考中国空间探索之路并把研究陨石作为空间探索的起点。他认为,陨石是构成太阳系的行星与卫星的初始物质,蕴藏着太阳系的各类天体最基础的信息。“陨石有来自月球的,也有来自火星和其他行星、小行星与彗星的,总有机会被我们捡到,具备研究条件。”欧阳自远说。

天公作美。1976年,吉林省境内发生了一次历史上规模罕见的陨石雨,给欧阳自远的研究带来了难得机遇。他带队前往当地现场考察,之后开展了对搜集来的陨石深入研究并发表了100多篇论文,奠定了中国天体研究的基础。1978年,欧阳自远联合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、原子核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,开展了对一份月岩样品的研究,之后发表了14篇研究论文,极大地促进了中国月球科学的发展。

五战五捷

成就中国探月传奇

心无界,境自远。果然如欧阳自远所预见的那样,随着空间科技的不断进步和综合国力的持续跃升,中国航天领域特别是月球探索日益活跃起来。1994年,欧阳自远等专家经过1年多努力,完成了“中国月球探测的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”。随后,“中国月球探测的长远规划与发展战略”获得国家“863”项目支持。2004年1月,国务院批准了第一期绕月探测立项,并正式将其命名为“嫦娥工程”,欧阳自远被任命为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。

与美俄相比,中国是月球探测的后来者,必须自我加压,志存高远。对此,欧阳自远介绍说:“我要求,别国已经做过的基础性科学探测项目,我们不仅要做到,而且要做得更好;在此基础上,我们力求创新,每次实施月球探测任务都要开展几项创新性的重大探测项目。”

对“嫦娥奔月”五战五捷的耀眼表现,欧阳自远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他称赞说,每颗探测器的表现都很出色:嫦娥一号马到成功,一举实现了绕月探测;嫦娥二号绘制出月球表面最好、最清晰的地形图与三维立体图;嫦娥三号的着陆器与月球车登上了月球正面,长期开展对太阳的观测及对地球环境的监测;嫦娥四号登上了神秘的月球背面,对月球40亿年前的演化历史作出了创新性贡献;嫦娥五号在月球上取样荣归,将揭示月球距今30亿年以来的演化历史。

“作为首席科学家,您对嫦娥工程哪一颗探测器印象最深?”欧阳自远的答案非常明确:“嫦娥一号。毕竟那是中国的第一颗绕月卫星,当时真是揪心呀!”他对成功那一刻的细节记忆犹新:“在指挥大厅,嫦娥一号被月球引力捕获的消息传来,全场顿时沸腾了。我担心误报,要求核查确认。得知准确无误后,全场再次沸腾了。我与栾恩杰、孙家栋热烈拥抱祝贺,喜极而泣。当时有记者来采访,我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,对着摄像镜头高喊‘绕起来了!绕起来了!’”

潜心科普

致力社会公益60载

欧阳自远在奋力攀登科学高峰的同时,满怀热情地投入大众科学普及事业,特别是向广大青少年儿童普及科学知识,传播科学思想,弘扬科学精神。

在欧阳自远看来,科普是科学工作者一份天然责任,必须持之以恒做好。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欧阳自远就通过举办讲座等形式为大众破解科学之谜,讲清楚一些所谓超自然现象背后的科学知识,帮助人们破除迷信。随着科研深入和科学工程推进,欧阳自远科普的主题、深度进一步拓展,频次也逐渐增多,他一度一连数年每年举行科普报告会达到50多场,平均几乎每周一场。

“娓娓道来”“通俗易懂”是很多人对欧阳自远做科普的评语,这两个词语折射出他的科普态度和科普能力。欧阳自远认为,做科普必须充分尊重听众,对他们提出的各种问题都要认真对待,耐心解答。同时,他还努力探索科学传播规律,就每一个科学主题,针对不同类型受众,采用不同的科普版本。

科学研究要实事求是,做科普亦然。欧阳自远的科普处处体现求真务实的严谨作风。比如,对人类航天发展水平,他一方面客观地介绍已经取的突出成就,另一方面坦言,人类目前还飞不出太阳系,而银河系里有千亿个太阳系,宇宙中有千千万万个银河系,认识宇宙,人类前路漫漫。就中国航天发展现状,欧阳自远详解探月工程、载人航天工程等近年来取得的骄人跨越,激发人们的自信心和自豪之情;同时他提示听众,我们与航天强国还有不小差距,要清醒地看到不足,继续努力拼搏,只争朝夕,争取早日迎头赶上,这才是有自信心的表现。